Kakis.
请多指教.
每天都想搞EZ.
不知道写什么东西好, 沉迷打游戏, 你就当我是失踪人口好了.

[不知道写什么] FakerPeanut



Peanut最近睡眠严重不足.
他现在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游戏主页不停的打哈欠,大概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要倒下了吧.
可是他还不能去休息,他的天梯排名还没有到服务器第一.
就算是为了那个人也不能停下来.Peanut又打了个哈欠,搓了搓手,再次点开一局排位.
从房间里出来的Faker看了看那个睡眼惺忪的家伙,有一点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从那家伙加入这个队伍以来,就一直想方设法的接近自己.为了自己几天几夜rank,要冲上第一,Faker真觉得他是个小疯子.

Peanut总算是如愿以偿的冲到了韩服第一.他兴奋的吹了声口哨,然后就趴在桌上打起了瞌睡.他实在是累坏了.
Faker隔着耳机听到了那声口哨,手一抖,差点失误.
Peanut...

 
2017/1/21    

马飞飞和卢本伟的直播日常


xx月xx日
卢本伟:"么么哒亲一个飞飞来亲一个mua!亲一个飞飞!"
马飞飞沉默
卢本伟:"这个月没工资了."
马飞飞:"哇那我不能因为钱出卖我的肉体啊."
卢本伟:"不行你就是要出卖."
马飞飞:"那我出卖我菊花行不行我菊花值不值钱"
卢本伟:"不行就要亲亲."
马飞飞:"那好吧那亲亲你."
卢本伟空大死了

xx月xx日
卢本伟:"哎飞飞要是你结婚以后发现另一半有艾滋病怎么办?"
马飞飞:"那我找机会传染给你啊."
卢本伟:"哇...

 

[虚荣] 狐鸟

关于感冒的小故事

塔卡迷迷糊糊间仿佛醒了,抽了抽鼻子,头昏脑胀的往身边那团毛绒绒的东西凑,想索要个早安吻.
奥达基被旁边那只烦人的狐狸吵醒了,睁开眼睛试图推开塔卡.塔卡缩了缩,打了个喷嚏,用爪子擦了擦感觉呼吸不顺畅的鼻子,仍然坚定的往奥达基那边凑.
奥达基不耐烦的用被子裹住那只乱动的狐狸,"没有早安吻,该死,你感冒了."
塔卡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疼的厉害,像是他戴着箱子走路一头栽到树上之后的感觉."真的没有吗..."他被压抑在被子里的声音略显失落.
"没有,"奥达基抖抖翅膀,下床去给塔卡找水杯,"躺在那儿别动,别想偷袭我,你嘴里全是病菌...

 

[虚荣] 狐鸟

反正就不负责任的塔卡和奥达基

塔卡用左手拇指摩擦了一下自己右手背上尖利的刀刃,将它隐藏在西装袖子中,从外表看他只是个年轻英俊而孤傲的普通,狐狸,很少有人将不携带武器的他和黑手党老大联系起来.
柯思卡甩甩自己的尾巴,上下打量了塔卡一番,伸手挽住塔卡的手臂.
"你要是不是个黑帮老大,"她小声嘟囔,耳朵抖动着,"总该有一万个姑娘追着你吧."
"闭嘴,猫女."塔卡用胳膊肘撞了撞这位一点不淑女的女士,提醒她注意言行.
"该死,隐狐."柯思卡瞪了他一眼,提醒他对待女士应该更温柔些.
他们最后终于安安静静的手挽着手,像一对真正的情人一样踏进...

 

Nikola Tesla and George Westinghouse

那是19世纪80年代的一个清晨,Tesla遇到了Westinghouse.

"我觉得我可以帮你,"Westinghouse说,"帮你改变这个世界."


那是一个Edison的辉煌时代,Tesla渴望改变Edison所提倡的观点,但他做不到.

DC*和AC*两种观点就像两种对立的元素,就像水与火,势不两立.在这个人人都爱戴Edison的时期,Tesla即使发现了用AC代替DC的方法,也不会有人愿意听他说.

直到Westinghouse买下了AC的专利.

Tesla永远忘不了那个精明的商人,那个风度翩翩的Westinghouse,即便...

 

[嗜血法医] 黑夜行者和德克斯特的小故事

标题长得有点过分了啊



我叫德克斯特,我是一个正常人.

事实上我也不能说完完全全是个正常人,毕竟没有一个人会在独自在家的时候把自己锁在浴室里,跟自己的影子说话.

如果丽塔在家看到我急急忙忙跑进浴室,大概会惊讶的以为我吃了她的炖鸡闹肚子了.


"闭嘴,"我央求道,"求你安静一点."

现在的德克斯特正瘫坐在地上,背靠着浴室门,裤链大开着,露出那精神的挺翘着的小家伙.我咬着下唇,随后痛苦的压低声音对黑夜行者说,"我能停下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了吗?"

黑夜行者只是抖了抖他的翅膀,用轻微的笑声回应我,那...

 

[英雄联盟] 塔里伊泽

伊泽瑞尔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正穿着泳裤坐在泳池边的太阳伞下喝饮料的伊泽瑞尔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他看,如果是什么美女他倒没意见.

但万一是雷恩加尔这种狮子盯上了自己,那大概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伊泽瑞尔放下饮料,警觉的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在盯着自己.难道是我多疑了吗...他想.


坐在救生员专用位置的塔里克高高在上的盯着伊泽瑞尔几个小时了,而且他戴着墨镜,对方并没有发现.从这个角度他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到伊泽瑞尔被阳光照耀着的白皙皮肤和金黄色的头发,这一切可比水池里的阿狸或者娑娜要有趣的多了.

他正在思考要怎么样才能接近那个毫无防备的小探险家.也许他可以偷偷把伊泽瑞尔推...

 

[守望先锋] 死神日记

XX月XX日

该死,天气太热了,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热出了一身汗,艾米莉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不过这样她就没把我当支架垫在狙击枪下,还不错.

温斯顿又出来捣乱,一拳把没来得及开虚无的我揍翻在地,幸好我及时传送走了.

脸上有面具倒不算太疼,但摔在地上的时候我仿佛听见了腰骨断裂的声音,希望站在一边看热闹的艾米莉没有听见.


还没回到家就被麦克雷叫住了,吓得我赶紧把腰挺直了,一瞬间好像又断了一次.

希望他没看见我扭曲的神情.

哦对,我戴着面具...


"晚上要不要出去喝酒?"麦克雷很拽的说,不过看起来还是很像柯基.

我努力忍住了笑.

可能是没完全忍住,我看到...

 

[狮子王] 木法沙x刀疤

在那片偌大的草原上,有着一位伟大的国王木法沙.

他保护着阳光能照的到的每一寸土地,而他的弟弟刀疤统治着被阴影笼罩着的峡谷.


“别对我的儿子动手动脚,刀疤”木法沙绕着趴在阴凉处打瞌睡的弟弟打转,尖利的爪子不时在地面上留下抓痕,发出刺耳的声音.

刀疤只是懒懒散散的挠了挠耳朵后面的毛发,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抖掉身上沾到的草屑.“我没有对年幼的王子做什么呀,”他凑到木法沙耳边略带笑意的说,“毕竟他是未来要继承你的王位的狮子,我这个叔叔当然要好好照料他.”

木法沙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威慑性低吼,“我真希望你能记住你刚说的话.”他丢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留下刀疤望着他的背影.

刀疤目送着他那看起...

 
2016/6/9 2  

© Kakis | Powered by LOFTER